鸿蒙将战火烧向安卓,漫天星光能聚否?

  • 时间:
  • 浏览:3

李玉元

原标题:洪猛将战火烧向安卓

“没有人能熄灭星光。”

9月10日,在华为开发者大会上,余承东在发言结束时说。

此时距离去年5月16日华为被列入美国实体名单已有483天。五天后,9月15日,美国新一轮针对华为的禁令将生效。

禁令生效后,如果没有厂家可以承包工厂,华为将无法生产芯片。目前还不清楚华为会有多少库存,但即将发布的麒麟9000可能是华为高端芯片的最终成功。余承东总结:“中国企业只是在全球化的过程中进行设计,这也是一个教训。”

这是华为手机软硬件的一个难点。400多天前,谷歌回应美国政府禁令,停止华为使用完整安卓系统、更新新版系统的权利。在中国以外的市场,华为的手机销售受到了负面影响。2019年,华为全球手机销量2.4亿部,市场份额排名全球第二,不容易。

在贸易战中,面对美国的强势,能够“抗打”、“坚持”的华为成为了中国企业的中坚力量,但显然不可能被单方面压制,华为也需要有手段打破游戏。2019年,在华为开发者大会上,推出了和谐号操作系统,被视为其对抗安卓的“备胎”和“威慑武器”。“备胎”是指可以自用,威慑是指可以和安卓竞争。

“你能在手机上使用它吗?当然可以。大家问什么时候用,我随时都可以用,但是因为生态原因,我们支持Google的Android生态系统。我们优先考虑谷歌的Android操作系统。如果安卓操作系统不可用,我们可以随时启用我们的鸿蒙。”余承东信誓旦旦地说。

谷歌就像一个房地产开发商,建造并运营着一套名为Android的公寓,所有手机制造商都必须住在这里,直到有一天谷歌想赶走华为。

华为说,没关系,你不让我住,我就自己盖房子,但是我的房子也要盖成公寓,比你的公寓还要好,你还得抢你的客人。恐惧是Google ——。“我们鸿蒙OS的性能比Android更强,安全性更高,分布式能力更强,面向未来的全场景能力更强。这是一个面向未来的操作系统。我想告诉你,我们随时准备好了,但是考虑一下,其实我们在安卓生态系统中的应用已经迁移到华为鸿蒙OS了,开发工作量很小。即使有我们的方舟编译器,我们的生态也是连通的,可能一两天就能完成。”

威胁由此产生。如果鸿蒙真的能取代安卓,谷歌母公司市值会跌多少?

据统计,Android占智能手机操作系统的85%以上,全球装机容量超过30亿,通过GMS (Google Mobile Service)和GooglePlay获得了巨额收入,虽然Google的母公司Alphabet在财报中从未披露具体数额。然而,2016年,甲骨文以专利纠纷起诉谷歌,声称安卓给谷歌带来了310多亿美元的收入和220多亿美元的利润。两年后,美国联邦巡回法院,

在这场诉讼中,谷歌获得了甲骨文88亿美元的赔偿,并在Alphabet上切了一块市值超过1万亿元的肉。但是,如果安卓失去了主导地位,那就是断腿。

这就是华为现在想做的:——“他可以取代他的位置”。在推出鸿蒙2.0后,余承东宣布2020年12月发布面向开发者的Beta版,2021年全面升级华为智能手机支持鸿蒙2.0,首批升级华为P40等手机。

余承东表示:“鸿蒙2.0将大大提升智能手机操作系统的体验。”这不是可能性,而是华为的必然结果。

鸿蒙开天辟地来

鸿蒙和安卓都是操作系统,但生而不同。

操作系统是底层软件,但抛开硬件基础,操作系统是玄学,软件生态与硬件本身是捆绑在一起的。比如Windows统治了PC时代,但是在智能手机时代,却败给了iOS和Android。这不是操作系统的优劣,而是硬件变化带来的变化;同样,鸿蒙系统的初衷也不是要成为“强大的手机操作系统”,而是瞄准下一个物联网时代,即将到来的手机战场更像是一场保护自身业务的被动之战。

我们来对比一下安卓和鸿蒙。2019年,余承东说鸿蒙是面向未来的操作系统。未来是什么样的?也就是我们常说的物联网时代,未来的智能设备,不仅仅是电脑和手机,还有我们习以为常的家电、智能手表、公共设施等都会包括在内。硬件的发展,5G的商业化,AI的普及是推动这一切的物质基础。

华为提出了“1 8 N”的产品架构,“1”是华为的智能手机,“8”是华为自主研发的PC、平板、汽车、运动健康服、ar、VR、智能大屏幕、智能音响等。八种产品,“N”是其他泛物联网设备,华为希望将智能服务普及到消费者衣食住行的每一个场景,鸿蒙是每一个智能设备都能支持。

Android虽然已经在除了手机之外的很多设备上安装使用,但是它的早期登场已经成为它进入下一个时代的历史包袱。Android操作系统有1亿行代码,单内核就有2000多万行。即使是智能手机也需要3GB以上的RAM才能流畅运行,但实际使用的内核代码只有8%。大多数物联网设备的内存都非常小,所以安卓对他们来说太复杂和冗余了。Android是传统的宏内核操作系统,在PC和智能手机时代,宏内核是没问题的。但是物联网时代,就像Windows很难从PC扩展到手机一样,Android也很难扩展到多种智能设备。

华为的鸿蒙是基于微内核的全场景分布式OS。从架构上看,底层是内核层,其上是基础服务层和程序框架,可以实现不同设备的模块解耦和灵活部署,即使用一个系统支持智能大屏幕、佩戴、汽车、音响、手表、手机、PC等各种设备,同一账号下的各种终端也可以跨终端调用。

在汉语中,鸿蒙是指宇宙形成之前的混沌状态,也有创造世界的意思。鸿蒙作为一个操作系统,可以为其生态添加新型终端设备。在2019开发者大会上,鸿蒙1.0只能用于华为智能屏幕,但现在鸿蒙2.0的应用范围正在向更多华为设备和第三方设备扩展。

与上一代相比,鸿蒙2.0的分布式技术有了质的提升,尤其是分布式软总线,这也是鸿蒙的核心技术基础,使鸿蒙成为一个跨设备而非单个设备的操作系统,设备之间可以通过NFC“触摸和触摸”连接在一起,打破了不同类型硬件终端的界限。对于开发者来说,因为鸿蒙通过分布式提供了一个简单易用的界面(鸿蒙2.0的分布式框架总共有13000多个API),写一个跨设备应用并不比写一个设备应用难多少,而且前者在场景交互方面的想象力远远超过单个设备,这也是物联网时代的真实配置。

如果把操作系统当做一套公寓,鸿蒙的基础已经初步奠定,编程框架、编译器、工具基本到位。但是技术领先是其中的一部分,除了技术还有很多因素对操作系统的生态繁荣起到了作用,这也是对洪猛更真实的折磨。

漫天星光能聚否?

如果说鸿蒙是华为的长突破口,那么在手机上和安卓竞争和留在中央苏区一样困难。

9月9日,就在华为开发者大会的前一天,谷歌发布了安卓11的官方版本,并将其推至最新的谷歌Pixel手机。随后,国内手机厂商迅速跟进。比如OPPO的Ace2系列和Find X2系列已经公布了公测升级,小米的小米10、小米10Pro、Redmi K30Pro标准版、Redmi K30 Pro Zoom版也开始了内测3354。OPPO的ColorOS和小米的MIUI都是基于Android开发的,自然也是跟风。

华为的EMUI也是如此,只是没有机会效仿。开发者大会发布的EMUI 11还是基于安卓10,明年会升级到鸿蒙系统。

但那时候会不会是华为手机的独角戏,或者可能有其他手机厂商参与?形势不容乐观。

让我们回忆一下谷歌在移动时代是如何胜出的。最开始,Windows Mobile在手机操作系统领域风头正劲,2001年出现。然而,2007年11月,谷歌成立了开放手机联盟(OHA),并宣布将向所有手机制造商免费提供安卓操作系统。当时HTC、摩托罗拉、高通等34家公司集体加入,大家聚在一起打柴。Android凭借开源的优势迅速击败了蓬勃发展的Windows Mobile。

三星和英特尔后来联合推出了蒂森操作系统,在Linux中是开源的,但是没有改进,最后只保留在三星自己的硬件上。虽然不缺这种组合手机和芯片,但是三星本身作为一个大的手机厂商,自然得不到其他手机厂商的支持,手机安装的缺乏也很难吸引到足够多的开发者(当然安卓本身的GMS也是极具竞争力的)。在追求极致性能的手机行业,这种事几乎发生了,蒂森终于睡着了。

华为比得上三星和英特尔的组合吗?后两者至少有能力制造芯片。智能手机作为华为“1 8 N”战略的唯一第一梯队,明年可以安排在鸿蒙,但芯片明年不一定在。即使在物联网时代,当设备都连接在一起时,智能手机自然是最适合作为网络中心的节点。如果华为没有自己的智能手机,你还指望国内其他厂商搭载鸿蒙?(苹果、三星等国外厂商肯定不行,想都别想)

想象一下这个场景——

华为:“请留在我身边!”

国内手机厂商:“我们没有禁令,不要把我们拖下水!”

对于手机厂商来说,华为是最大的竞争对手。比如小米和华为,多年来一直在互相争夺。从华为年销量不到1000万小时到2.4亿台,华为在中国还是有粉碎芯片的能力的。而小米自主研发的松果芯片基本都是雷霆万钧,风雨飘摇,只推出了一代处理器芯片。

现在华为在做手机和智能设备以及操作系统,这无疑给华为增加了又一个压力。在2020年的Q2,华为的手机、智能手机和智能手表将在中国占据第一位,而平板电脑和笔记本电脑将在中国占据第二位。没有美国制裁的背景,说华为垄断行业是没有问题的。相反,没有像美的、久阳、Boss Electric这样有竞争力的家电公司,与华为的合作非常积极。

在“DoNews”看来,华为鸿蒙可能在短期内成为“iOS”的中文版。毕竟华为2019年在中国的销量已经达到1.42亿台,足以支撑鸿蒙生态的成长和成长;而且,在日益紧张的国际形势下,中国确实需要一个国产手机操作系统,至少作为替代品,否则,中国手机行业十几年的发展有一天可能就是浪费水。

华为也表现出了诚意。余承东表示,将与合作伙伴和全球开发者共享华为的全球网络和渠道,包括覆盖全球170个国家和地区的销售和服务组织、覆盖50个国家和地区的生态运营组织以及华为拥有的10多个应用分发系统。

至于这份诚意和技术细节能否换来商业上的成功,就要看“星光”们是口头上多支持还是实际购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