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面临“关停潮”,但主流电视台任然坚挺

  • 时间:
  • 浏览:119

欢迎关注《创世纪》的微信订阅号:新浪创世纪

正文/赵天成

来源/网络视图互联网(ID:wxs360)

如果2018年是纸质媒体关闭的第一年,那么2020年的电视台可能会面临与纸质媒体同样的困境。

尤其是在互联网(包括移动互联网)成为媒体的主战场后,一些电视台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危机时刻”。

7月15日,据报道,浙江广电集团的影视娱乐频道ZJTV-5将于本月底停播。停办后,领导小组和部分工作人员将并入教育科技频道,部分节目将保留。

这意味着浙江影视娱乐频道已进入关闭倒计时,成为浙江广电第一个因无法继续支持运营而关闭的电视频道。

事实上,不仅是浙江广电,而且在新媒体冲击、频道竞争激烈、广告收入下降的客观环境下,“精简频道”已经成为电视行业不可避免的自我革命。

“不保护落后”,电视频道面临“关停潮”

据网络电视网报道,浙江电视台共有12个频道,即将关闭的影视娱乐频道原是浙江有线娱乐站,成立于1996年,距今已有24年。

然而,这样一个老电视频道没能在2020年的媒体革命中幸存下来。

事实上,在传统广播电视内部结构调整的大趋势下,“频道关闭”早已司空见惯。

此前,上海广播电视台对多个频道进行了合并重组,娱乐频道和星上频道合并为“都市频道”,炫目卡通频道和哈哈儿童频道合并为“哈哈炫目电视”。

天津广播电视台积极关闭六个电视频道:国际频道、高清战斗、时代时尚、时代食品、时代家园和时代旅游频道。

中央广播电视总站、北京广播电视台、湖北广播电视台、湖南广播电视台等。不同程度地调整了低产和冗余渠道。

2020年,上海广播电视台迎来了第二轮调整,上海纪录片频道与艺术人文频道合并为纪录片人文频道,东方影视频道与电视剧频道合并为东方影视频道。

天津海河传媒中心(原天津广播电视台)常委书记王伟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内部机构改革)坚决不保护落后,对失去受众的传统媒体不进行‘强力拍摄’或‘人工呼吸’。”可以看出,传统电视媒体有着前所未有的改革组织的决心。

据统计,中国有4000家电视台,24000多个频道。在中国,中央政府、省、地、县分四级管理台湾,一些经济条件相对发达的乡镇甚至设立了“乡镇电视台”,导致许多电视台数量众多,但不够成熟和混乱,许多电视台只能靠“吃政府饭”勉强维持生存。

然而,对于那些低效率的电视台来说,财政拨款毕竟只是九牛一毛。没有改革,这些电视台的处境只会越来越尴尬。

在这种情况下,中央政府、上海、北京等一线电视台一直站在电视台改革的最前沿,大幅度关闭和整合电视频道,这基本意味着全国电视频道的大规模精简和重组即将到来。

频道关停电视台消亡,头部电视台依然坚挺

“停台”是传统电视供应方改革的必然趋势。许多人断言电视台已经走到了尽头,因为一些电视频道已经关闭。事实上,关闭频道并不意味着电视台“死了”。

关闭渠道的最终目的是消除落后产能,提高资产使用效率,解决渠道同质化和相似性问题。

以浙江广播电视台为例,虽然“浙江影视娱乐频道”即将关闭,但这并不意味着浙江电视台的衰落。事实上,浙江广电集团的总收入

就在一个月前(6月1日),浙江伊通数字电视投资有限公司刚刚与陷入困境的a股上市公司“唐德影视”“联姻”,成为唐德影视的控股股东,也被业界视为“国有资本注入挽救影视股份的典范”。

浙江伊通是浙江广电集团的全资子公司,这意味着浙江广电集团已经成为“唐德影视”的实际控制者。

“那些被关闭的频道早已失去了它们的使用和修复价值,所以干脆关掉它们总比让它们半死不活强。如果你丢了行李,你可以轻装上阵,跑得更快!”一位曾在沿海城市电视台工作的制片人告诉网景网。

事实上,作为主流媒体,电视台仍然具有不可替代的影响力。

根据携程网的研究数据,以互联网的月度直播指数作为统一的参照系,每月直播的电视用户高达11.58亿,远远超过了微信、友一堂、颤音、快手等已经在全国推广的短视频平台。

其中,央视月平均观众规模为10.27亿,改版后19个频道的市场份额进一步增加,达到30%以上。截至2019年11月,央视广告50强品牌中有70%同比增长。

即使在市场环境不好的情况下,只有30%的主打电视品牌的广告发布费用同比下降。另一方面,在整个媒体市场,超过60%的50个品牌在头显示下降。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这一切的“坚定性”仅限于电视台台长。

“电视频道”怎么就“落后”了?

落后就会挨打,现实是如此残酷。

一个不可否认的趋势是,尽管电视台一直承担着主流新闻和舆论的使命,但无论电视台台长多么强势,互联网都不可阻挡地成为媒体的主阵地,电视媒体的整体衰落是肉眼可见的。

尤其是许多地方电视台,一直处于微妙的平衡状态。

从“跨越彭彭”的角度来看,作为一个县级电视台,地方台的发展其实是大有可为的。“我们把地方电视台想象成一家媒体公司,但这家公司高度垄断了媒体资源、地方政策宣传、官方活动,自然也就赋予了媒体公信力.如果你有这样一个公司,你能在梦中醒来吗?”

那么,为什么地方电视台在明显拥有许多优势的情况下却在挣扎并变得更糟呢?在Webvision互联网看来,可能有以下原因:

1.收视率持续下降,大量观众涌入互联网

近年来,网络娱乐平台和信息平台的兴起,不仅在争夺传统电视媒体的受众,也侵占了受众看电视的时间。

省级电视台(浙江卫视、湖南卫视、上海东方卫视)有江湖,视频平台(爱奇艺、优酷、腾讯视频)有爱有腾,视频平台的声音和影响力已经占据上风。

此外,互联网上还有丰富的互联网内容,如直播、视频短片、游戏和音乐。微信和微博等社交平台的快速发展也正在改变受众接收信息的方式。

可以说,所有的网络娱乐产品都在蚕食电视台的原始受众,这导致了电视台的收视率下降,电视台的独家受众减少。

此前,有媒体称“二、三线电视台收视率为0”,这不仅是统计方法缺陷造成的误传,也可以解释二、三线电视台在新媒体中的地位下降。

2.腐败问题严重,专业人才队伍缺位

广播电视部门的反腐败已经成为常态,对于电视高管来说,腐败并不是什么新鲜事。

再次,以浙江广播电视台为例。7月6日,浙江卫视总编辑办公室前主任闫涛因涉嫌受贿488万元被捕,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并处罚金50万元。

不仅是浙江广电、湖南、江苏等一线电视台也存在电视剧采购“回扣”、广告业务套汇等问题,但基本上找一个就能带出一个窝。在过去的两年里,30多名电视高管因腐败而被解雇。

财力雄厚的一线电视台仍能经受住考验,而地方电视台则“人山人海,人山人海”。复杂的人际关系和落后的资源配置机制导致电视台改革和工作推进困难重重。

3.内容的重复广播和重复覆盖

由于电视台太多,导致大量重复制作、重复播放和重复报道,进而导致重复投资,增加支出成本,造成巨大的社会浪费。

从东方影视频道的合并和浙江影视娱乐频道的关闭可以看出,这种以“影视”为重点的频道首当其冲。“爱友登”的大量娱乐内容可以随时订购。有多少人在看电视台,被动地追求戏剧?这是一出老戏。

4.观众结构正在老化

中老年人已经成为电视观众的核心圈,而没有90后和90后的行业注定是死行业。

不可否认,湖南卫视、浙江卫视等一线电视台可以通过爆炒综艺节目来迎合年轻人的需求。然而,大多数电视频道和地方电视台已经完全失去了与互联网娱乐内容竞争的能力,因为它们的内容缺乏竞争力,并使90后和00后远离电视。

而受众群体的结构在一定程度上也限制了电视广告的投资推广范围。

5.广告收入的下降是不可持续的

广告表现是电视台生存的基础,尤其是地面站。

2012年,上海地面频道的广告收入为33.93亿英镑,但2017年仅为9.85亿英镑,五年间下降了71%。正是因为广告收入低,一些电视频道为了降低成本,集中精力办好主频道而进行了合并。

随着视频网站的快速发展,不仅自制内容与广告主更加兼容,而且版权内容也在不断地试图从网络上吸引投资,这进一步挤压了电视台的投资空间。

2018年9月,总局下发《关于开展广播电视广告专项整治工作的通知》,重点整治医药、保健品、化妆品、美容护理、投资理财、收藏品等9类广告。

事实上,这些广告长期以来一直是地方电视广告的主力军。这种规范性规定无疑对地方电视台更为不利。宁夏影视频道和江苏教育频道也因“广告违规”被要求停播整改。

面对内忧外患,人浮于事的电视台自然不堪重负,扔掉“包袱”是不可避免的。这样,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一线电视台不得不关闭并合并一些电视频道。

令人欣慰的是,作为主流新闻和舆论阵地的中央电视台,仍然严格保持着自己的地位,并呈现出与新媒体融合的趋势。在流行的短片平台中,“央视新闻”、“新闻网”、“快乐大本营”等账户表现突出,稳居前列。

然而,对于大多数电视台来说,普遍存在着资源分散、管理粗放、内部腐败、缺乏主观能动性等问题。这不是“紧急情况”,但从长远来看可能是致命的。

“内部机构改革”就像一把手术刀,正在挖出电视行业几十年来的“顽疾”,这对电视行业来说不一定是坏事,至少可以防止地方“顽疾”恶化为“绝症”。

毕竟,总的趋势是主动改变比被动洗牌更好。

电视媒体的生态环境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电视媒体的盈利模式必须进行系统的重新定位。除了关闭多余的频道,如何创新电视媒体的盈利模式,如何与新媒体融合,如何摒弃单一的广告创收方式,也是每个困惑的电视台应该考虑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