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瓴张磊但是写进《其他价值》里在这些那些事

  • 时间:
  • 浏览:4

欢迎关注《创世纪》微信订阅号:思那创世纪

正文/秦安娜

资料来源:略大参考文献(编号:hyzibenlun)

“章雷”这个词很简单,只是中国千千一万个普通名字中的一个。但是,前缀“高福”,却有促进财富的神奇力量。

1

2016年,高淳资本创始人章雷有幸错过了ofo。

当资本押注于自行车共享时,刚刚投资mobike的高燕并没有拒绝成为ofo的股东。朱啸虎当时找章雷谈投资,章雷愿意,朱啸虎拒绝,因为对方是mobike的股东。

有一次,章雷距离移动互联网历史上的血狗案只有一步之遥,他回避的方式也充满戏剧性,因为朱啸虎踩了刹车。

如果要追溯章雷一生错过的高增长投资,是哪一个?

在北京不买房一定算其中之一。

2005年,章雷从耶鲁大学捐赠基金经理大卫斯文森那里筹集了3000万美元,并返回中国成立高淳资本。

当年北京期房均价在7000元左右,按照今天房价的粗略估计,应该是至少10倍回报的投资。如果章雷考上中国人民大学,1990年以驻马店市顶尖文科学者的身份来到北京,他至少错过了60次回归。毕竟当时房价1200左右。

现在章雷选择在香港定居。像许多香港新富一样,他喜欢在海上冲浪。

夏天早上八九点,章雷会出现在香港浅水湾和大浪湾之间的灰绿色海面上,在游艇压过的水波中冲浪尾波。

在木板上,站起来,松开绳子,在底部转弯。四个动作完成后,他站在冲浪板上,剩下的就是随波逐流。章雷非常喜欢这项运动,称之为运动冥想。

与惊险刺激的传统冲浪不同,尾波冲浪是连续稳定的。与真实海浪相比,游艇驾驶产生的“人工波浪”的规模和形式单调重复,安全可控得多。

它已经成为一项考验平衡的运动,对于富裕阶层来说,它是一项既安全又富有冒险精神的户外项目。

这与章雷追求安全风险的投资风格非常相似。以他为首的高燕资本将斥资416亿元购买格力电器近15%的股份,成为格力电器的最大股东。但他的筹资方式很常见,一半是自筹,一半是贷款,不是激进的增加杠杆。

即使章雷成为格力的最大股东,面对强势的董明珠,他也没有赢得更多的主导地位。当年格力回复深交所“无实际控制人”,公开高贤大股东的尴尬。即使是大股东,高燕在格力的半条命仍掌握在董明珠手中。

章雷的控制欲在于,他只向格力这样的稀有优质企业让步。高洵宠物市场布局的投资策略是必须持股,并且要用强大的控股权来规避逆反行业的操作风险。

在资本市场,金钱不是稀缺产品,优质的企业才是。高淳管理着650亿美元的资产,使其成为亚洲最大的超级基金。

资金规模是高瓴的倚仗也是张磊的压力。超级基金需要抛出超级案例,但中国能有多少格力?遇到这样的企业是章雷需要抓在手里的保护者。

在格力之前,高燕想私有化——百胜!中国,肯德基和必胜客的主营业务在中国,但百胜餐饮的前总裁甚至与苏!中国作为合作伙伴,高燕未能说服对方。

经常有人说中国是一个重仓,但高燕的资本实力在中国并不是万能的,安全的选择并不多。

2

章雷充满矛盾。

他常年住在香港,但只要章雷开口,对方就知道他是北方人。

他告诉海底捞的创始人张勇,不管他的口音或表情是北方人,我都不认为你数学不好,但跑步的速度是相当强劲的。这种调侃朋友的表情,充满了北方人的戏谑感。

就像他说话的时候,经常会蹦出英语单词,但是如果章雷说长英语,他会从他的口语发音中听出河南的地方风味

他承认自己从来不炫耀自己的低调,但在新书里记录了巴菲特接他的过程。他用一种非常巧妙的方式展示了这座桥:

我去巴菲特家做客,他坐在驾驶座上开车来接我。我习惯性地打开后座门。当我弯腰上车时,我注意到巴菲特正坐在驾驶座上,感到羞愧。他赶紧向他道歉,但他笑着说:“你对一个80多岁的司机很放心,我应该高兴。”他善于帮助别人掩饰尴尬,从心底里保持宽容。他的幽默背后隐藏着他的同情心。

他从来不直接说自己是被巴菲特亲自接走的,但是能上巴菲特钢铁蓝林肯车的都是重要人物。与那些需要以天价与巴菲特共进午餐的人相比,章雷的人脉无疑要难得多。

正如“章雷”这个词简单明了一样,它只是中国千千一万个普通名字中的一个,但前缀“高福”却有促进财富增长的魔力。

2015年,章雷在一次采访中表示,他对招募各方面都有第一的人持谨慎态度,那些只想赢得第一的人都是竞争对手。而商业需要合作和协同。他认为这些人是靠惯性做事,并不是真的喜欢做事。

章雷不强调竞争,就像冲浪和滑雪一样,他喜欢的,都属于一个人的运动,不是依靠人与人之间的竞争和较量,而是人与环境之间速度和力量的调整和平衡。

但是,一个人单打独斗的时候,很难纠正自己。人们会试图说服自己,很容易欺骗自己。

所以很少有人能确定自己的投资。很多时候,投资者在不断怀疑、不断修复、不断自洽的过程中前行。

二级市场投资机构面临的残酷问题是市场错在什么时候,自己错在什么时候。

从二级市场起家的章雷曾经怀疑过自己的选择。他曾经问过高益资产的朋友邱国禄,如何让自己的内心保持平静。

许多人都在追逐财富,但章雷想要追求内心的平静。他在漫长的投资生涯中寻找答案。《价值》,他说任何财富都是时代赋予的。

就像他在筹集资金时告诉老师斯文森的未来一样,他没有推动一个行业或者一条赛道的未来。他讲了一个宏大的故事,——,“中国搬迁”。

这是高轩所有成功的起点,他选择了兜售一个国家的未来。

3

章雷最近有点恼火。

他构思了五年,疫情期间完成的投资经验《价值》是盗版。将475页纸质书压缩成374页10M的PDF文件,在各首都圈微信群间传播。

一个坏朋友取笑章雷,问他是否可以在“盗版书”上签名。章雷在小组中回答说,他们太不尊重知识产权了。他自嘲,写了五年书,不到48小时就盗版了。

上半年,忙于帮助被投资企业解决疫情带来的经营风险的章雷向企业交付了大量过桥贷款资金,但未能控制其新书的盗版风险。

盗版只追随相关作者,被盗版足以显示章雷在投资圈的影响力。正如二级市场的散户、公募基金和私募基金追逐“高燕概念股”一样,“章雷和高燕”这两个词似乎代表着财富增长的秘密。

这个魔术吸引了各大公募基金的投资经理大举投资高淳投资的股票,吸引了众多人才加盟。只招了10个暑期实习生,2500人报名,前后7轮面试。

也吸引持有《价值》的读者窥探长期成长的秘密。我甚至希望能复制章雷的人生轨迹,从河南驻马店市普通家庭的孩子,通过教育和知识,到掌管650亿美元的全周期基金,覆盖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

真正的投资人不谈钱。

就像巴菲特不谈资本一样,他的自传《滚雪球》日复一日地记录着他单调乏味的日常生活,每天花80%的时间阅读财务报表、投资报告、金融杂志和新闻报纸,穿着“半永久”的Dzheniya西装,常年喝着可口可乐,只请朋友去麦当劳吃饭。

他的合伙人查理芒格写了《穷查理字典》,没谈投资。他只说你得不到一个东西,只是因为你不配。芒格的中国弟子陆离也不谈投资。他研究的主题是文明对现代化进程的影响。他想搞清楚为什么现代社会的GDP需要可持续增长。

然而,没有人可以通过观看《滚雪球》成为巴菲特和他的合伙人芒格,也没有人可以通过观看《文明现代化》成为陆离。

思考的结果很重要,但思考的路径更重要。看《价值》是没有办法成为章雷的。此外,章雷写的《价值》很少记录他的思考过程和选择阶段。

它没有记录散落在章雷办公桌上的各种报告,比如:全国消费水平分析、行业细分格局、行业关键人物地图……这些密密麻麻的文字和表格里记录了什么。

它只是对思考的结果进行高度提炼并输出。《价值》更像是一本关于高燕十五年投资哲学的小册子。

高燕的价值在于深入研究。它不追求钓鱼式的大规模投资,而是扫楼扫街找项目,然后选择优质项目。而是注重研究,根据消费结构的变化选择行业。

章雷更像一个猎人,根据地图寻找猎物,瞄准机会,扣动扳机。